【波蘭】二戰的傷口──奧斯威辛與比克瑙集中營 Auschwitz-Birkenau concentration camp


模糊不清的意識裡,對現實的感知斷斷續續,隱約察覺巴士進入了城市,窗簾縫隙間古老的歷史建築若隱若現,直覺告訴我…華沙到了。

下車時,發現黑夜已經悄悄降臨,腦袋更加昏沉打結,有如糾結一團的毛線,無法正常運作,感冒更加嚴重,似乎發燒了。

平常揹習慣的背包,像是裝滿鉛塊般沉重,拖著疲累不堪的身軀,蹣跚步行到青旅,心中祈求可以睡下鋪的床位,免除爬上爬下之苦。

不過,天不從人願,受傷又生病的我被安排了上鋪。

好吧,已經累到管不了那麼多,只想躺上床睡覺。

我的華沙記憶大多都在床上度過,半睡半醒間,病到什麼都不想吃,可是生病哪能餓肚子,要好好攝取養分才能養病。

偶爾,我還是會痛苦地爬下床,爬行的時候,我好希望自己是一顆球,能夠毫不費力翻滾移動,光是移動身體就耗盡力氣。

慢慢走到廚房,感受著疼痛的牙根,慢慢吃著麥片配牛奶,再爬回溫柔鄉,一次次昏沉墜入夢境,卻怎麼也睡不夠。病魔貪婪啃蝕睡眠補充的能量,並且斜眼鄙視,嘲笑我凋零虛弱的樣子。

整整花了七天時間,才逐漸走出重感冒的陰霾。


直到火車抵達克拉科夫(Krakow)的那一刻,腦袋總算是清醒了不少,好不容易從渾沌狀態中回復,對陌生的周遭再次充滿好奇心,重新走進世界,真正意義上回歸旅途。

出發前,其實不知道克拉科夫是什麼樣的地方,僅僅是與旅人聊天時,聽說是個漂亮的古城,剛好我也沒有計畫下一站,才決定搭巴士來。



翻著城市簡介和眾多的一日遊行程,尋找有趣的去處,一張照片緊緊抓住我的目光,上頭寫著「奧斯威辛集中營(Auschwitz-Birkenau)」。

集中營是二戰時期令人聞風喪膽的悲劇化身,學生時期的歷史課初次知曉其存在,老師有稍微介紹,只是了解不深,對身處亞洲的我也沒什麼連結感。

不過,我對歷史文化一向求知若渴,藉由這次機會想了解集中營歷史,為何曾遍佈歐洲各地的夢魘化身,轉變了許多家庭的命運?

出發前,先行研讀了相關歷史,咀嚼史料之時,才驚覺這是二戰納粹建立的集中營裡,規模最大、關過最多人的營地。總共有三個營區,總面積約四十平方公里,等於五個日月潭大小,最少一百三十萬人被囚禁於此,其中約一百一十萬人於此葬送生命,其中九成以上為猶太人。

二戰前,由於歐洲各地對猶太民族的打壓政策,許多猶太人選擇相對友善的波蘭定居,卻萬萬沒料到反成為葬身之地,從歷史角度來看格外諷刺。


一號營區– 奧茲威辛集中營(Auschwitz)

售票處擠滿了人潮,這裡有條特殊規定,不接受遊客自由購票參觀,僅採用不同時段成批的團進團出,每個團的解說語言不同,遊客可以自由選擇適合的語言。

由於沒有事前做功課,抵達時只有俄語和德語可選擇,兩個我都一竅不通,下一個英語團尚須等待2小時,頭頂著大太陽等待,光想就覺得累,索性放棄了博物館,走向可自由進出的第二營區走去。


二號營區 – 比克瑙集中營(Birkenau)

同時也是令人畏懼的滅絕營,設有惡名昭彰的毒氣室與行刑場,許多生命凋零的殞落之地,營區規模超乎想像的大,被冷冰冰的鐵絲網包圍起來,象徵著自由與崩壞的分界線

聽說納粹在二戰快結束時,試圖摧毀所有慘無人道的設施,企圖湮滅屠殺的證據,除了關收容人的房屋,許多重點設施僅剩遺址。目前,大多建築已經封閉保存,僅有少數開放入內參觀,其餘只能從窗戶窺視。


走進其中一間大通鋪,室內空間相當狹小,屋內不僅潮濕難受,還有種黏膩沉重感,時間仍然停滯在窒息的過往,大約三十坪的空間,據說當時硬塞了近百收容者,多少死亡故事反覆發生,壓得我喘不過氣。

根據記錄,大通鋪的衛生條件奇差無比,傳染疾病時常橫行,然而集中營通常不會有妥善的治療,病了會被帶去集中病人的房間,生活環境更差,若是無法自行康復,等待的只有死亡。

雖然營區內有醫院,卻非用於治療被囚禁者,而是做人體實驗的基地。
 

二戰期間,集中營是使人不得翻身的牢獄,腦袋光是浮現想像畫面和嚇死人的死亡率,反胃感在肚中翻滾著。仔細觀察床架間的隔板與牆壁,搜尋著每一個角落,會不會有收容人刻下的訊息?可惜幾乎沒有那時代的記號。

不過,一面斑駁水泥牆吸引了我的目光,牆上有著許多刻字,靠近觀看卻發現有些不對勁。

XXX here in 2002

或是

XXX ❤ XXX in 2004


後頭的年份證明了是新的刻痕,其實,並非第一次看見歷史建築或遺蹟有「XXX到此一遊」的刻痕,但我不了解刻上新字的人,難不成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嗎?多少生命在此殞落?導致多少人家破人亡?

少數遊客抱著好玩的心態來參觀,卻當作去主題遊樂園玩一樣,只想留下自己來過此地的證據或是情侶相愛的證明,或許他們不知道,但這些行為表現,是對受害者和家屬的不尊敬,甚至二次傷害。

實在難以認同這種行為,說是失格旅人的表現也不為過,不管是正面或負面教材的文化遺產,不管是本國人或外國人,都應當重視歷史保存的重要性,並給予適當的尊重。

尤其,集中營開放參觀的目的,是讓世人引以為誡,對歷史傷痕的戒慎恐懼,不再犯相同的錯誤,極其不適合以玩樂心態刻上新的標記。

我若有所思地走出奧茲威辛集中營,漫不經心地看著地面,心情感到沉重,思緒被捲入情感漩渦,讀了愈多集中營的歷史資料,愈是爬不出糾結的情緒,就算回到了克拉科夫,仍然不能自己的……陷於沉重的深淵。



☆ 更多 環球故事補完計畫 相關文章
【俄羅斯】莫斯科的地下宮殿,地鐵站的蘇維埃古典藝術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