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東】都蘭鼻的暗夜凝視

都蘭 銀河

前陣子環島時,我特別熱衷於銀河攝影,握著方向盤順著風駕車,時不時瞄一會導航地圖,思考著今晚要去哪看牛奶河。

每抵達一個地方,我都會先確認天氣預報,若是晚上的天氣允許,接著會開啟地圖與GPS確認方位,這個季節銀河出現在西南方,勘察環境若是合適,就會列入銀河攝影點的名單。

這晚預定住在都蘭友人小鄭的家,抵達都蘭時他剛好有事不在家,很晚才會回家。我自先行探索都蘭,尋找適合拍攝銀河的地點,誤打誤撞發現神秘的「都蘭鼻」,距離市區步行僅12分鐘。
傍晚來到都蘭鼻待了半小時,沿著懸崖與下石礫灘走走拍拍,沒有遊客鮮有人煙,從頭到尾只看見一位釣魚的阿美族人。遠離光害的大街,周圍半盞路燈也沒有,確認方位朝向西南,我心想:「攝影環境條件不錯耶~ 晚上回來拍銀河!」 

都蘭 都蘭鼻

…….卻萬萬沒想到,將是最詭異的銀河拍攝經歷

吃完晚餐,再次揹著相機、扛起腳架,遠離喧囂的大街、遠離熱鬧的人群、遠離文明的光害,獨自前往被黑夜吞噬的都蘭鼻,僅剩數公里遠的彼岸燈光。

戴上頭燈走向崖邊,寂靜中的微風吹拂,來到崖邊拿出腳架,架上相機設定好參數,抬頭望向天幕,雲霧猶如白色輕薄的雪紡紗,時不時遮掩著銀河

沒關係,先拍幾張牛刀小試,等待雲霧飄走的拍攝時機。

近來,拍攝銀河有些孤獨,由於皆是自己發現的攝影點,所以現場都只有我一個人,不過我也習慣與自己相處,不會感到不安或寂寞,前一晚在玉里拍攝銀河時也是如此。 

……但今晚感覺不太一樣

都蘭 都蘭鼻 銀河

明明放眼望去四下無人,但為什麼好像有人盯著我看,感覺不只一個人,而是有好幾雙眼睛。

怪哉,一個人在黑暗中不少次,卻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。

不斷回望就是不見半個人,只有樹下納涼的牛群,我有懷疑過是不是牛在看我的緣故,但那種被凝視的感覺太強烈,感覺不像是牠們。

待愈久,被凝視感愈強烈,心裡愈想,感覺愈害怕,寒毛悄悄豎起,五感放大到極致,耳邊清楚聽見自己的心跳聲。

怦怦…怦怦…怦怦…,每跳動一下,額頭就多冒出一滴冷汗。

我急忙收起相機和腳架,連忙向空無一人的黑暗說:「對不起,打擾了!」加快腳步離開此地。

離開了都蘭鼻的領域,五感逐漸回復正常,心情也漸趨安穩,慢慢走回友人家。

「嗨,康康~你去哪了?」小鄭好奇問我。
「剛剛跑去都蘭鼻拍銀河。」
「什…什麼?!」他睜大眼睛看著我。
「呃,怎麼了嗎?」我歪頭疑問。
「你一個人嗎?」
「對啊。」
「有沒有感覺到什麼?」小鄭遲疑地問。

我如實告訴小鄭,在都蘭鼻被凝視,卻沒看到任何人的事。

「其實,都蘭鼻是阿美族的祖靈聖地,晚上族人幾乎不會去那裡。之前由於部落活動的關係,我和幾位朋友在那紮營過夜,有位朋友睡覺睡到一半,忽然驚醒崩潰大哭,我們怎麼安慰都沒用,直到帶他離開都蘭鼻,才逐漸回復情緒,當事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。」

「哪尼!?所以……剛才是祖靈在看我嗎?」
「有可能喔!」

沒想到誤打誤撞打擾到了祖靈,也可能好奇一位外地人在這裡做什麼,而盯著我看。不過離開時,我有誠心誠意道歉,祂們應該有所諒解,因為離開都蘭鼻後,我的心情漸趨平穩,也不再感受到黑暗中的凝視了。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