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烏茲別克】撒馬爾罕Samarkand 遊記 ~ 帖木兒的詛咒 與 霸氣的中亞建築工藝 (景點:雷吉斯坦廣場、帖木兒之墓、比比哈努清真寺、夏伊辛達)



結束帕米爾公路之旅的我,體力與精神力已達盡頭,過去兩個月一直舟車勞頓,每1~2天就移動到另一個地方,對習慣慢遊的我負擔有點大,只想找個地方好好休生養息。

抵達塔吉克首都杜尚別的那一刻,我一口氣訂了7天的住宿,之所以會待這麼久,除了疲勞以外,另一個重要原因是,要辦理烏茲別克簽證時,不幸遇到烏國四天國定連假,那能怎麼辦呢?除了等,還是等,順水推舟下就住了7天。 





雖然,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能量補充完畢,精力旺盛無處發洩,反而開始覺得有點膩,決定待完最後一天,隔天一早,搭車前往烏茲別克,殺去歷史古都—撒馬爾罕。

好死不死,搭車前一晚吃壞肚子,體內掀起腸胃革命,隨時可能有被腹痛重擊的風險。我開始思考該不該多留一天,等康復後再出發?畢竟,從杜尚別到撒馬爾罕,包含穿越國境,大約要6小時的時間,途中可不是說想上廁所,就可以馬上變出廁所。

思考了一會兒,我決定鋌而走險,冒著冷汗,摀著不斷被重擊的肚子,搭上往烏茲別克駛去的車子。

「為什麼你要冒險?多待一天Dushanbe不就好?」出發前,室友不解的問我。

「人生,有時候就是要選擇困難的路走,任性一下,這樣才會成長,人生才精彩!」我認真看著他的眼睛,吐出文青式的呢喃。

「……是用在這種時候嗎......」室友白眼翻到後腦勺。

幸好,腸胃很爭氣,為了不讓我難堪,他們簽訂了停戰協議,一路上相安無事,或許是,聽到我的心靈喊話:「要乖乖的喔,到了我們去吃好吃的。」

順利抵達住宿時,我摸了摸肚皮說聲:「謝謝你的配合,我們去吃晚餐吧。」 這天我幾乎沒有進食,也盡量減少攝取水份,因為真的不確定6小時的移動,會不會出什麼意外,不過,現在來到了發達的城市,廁所可以說是隨處可及,沒什麼好怕的了!

撒馬爾罕的寒冷夜裡,我放縱了自己對美食的渴望,點了一碗手拉麵,暖呼呼的醇厚湯頭沁人脾肺,嚼勁十足的手工麵條,讓人一口接著一口,老闆帶來了沙拉、熱茶,飢餓一整天的身軀得到了滿足。



或許,你不知道撒馬爾罕有什麼,但應該多少對這四個字有所耳聞。

「撒馬爾罕」一詞在粟特語中意為「石城」或「石要塞」、「石堡壘」

綜觀古絲路歷史,撒馬爾罕可以說是最著名的城市之一,擔當重要的中西交流中繼站,據說全盛時期,有6條商業道路經過此地。歷史上,波斯帝國、亞歷山大大帝、成吉思汗、帖木兒、阿拉伯帝國、蘇聯皆曾佔領過,為兵家必爭之地,馬可波羅、玄奘也留下了足跡,可見在歷史上的重要性。

翌日早晨,我一邊享用早餐,一邊翻開撒馬爾罕的介紹,思考今天該去哪好呢?景點選擇實在不少,讓我腦袋打了結,但又不喜歡規劃,遂決定挑幾個重要的地方標記在手機上,遂揮別民宿老闆出門,能走多少就算多少吧!。

最後,我的路線是 帖木兒之墓> 比比哈努清真寺> 夏伊辛達> 雷吉斯坦廣場 





§帖木兒之墓 Gur-e Amir§


昨晚搭車經過時,看見市中心的公園深處,有一水藍色穹頂的建築,雖然,類似穹頂在烏國不勝枚舉,網路上也看過很多次,但對初抵烏茲別克的我,畢竟是第一次看見,抑制不了心中的激動詢問司機:「請問那是什麼建築?」

「埃米爾(Amir)的墓。」他稀鬆平常的說。
「埃米爾是誰?」我歪頭再問。
「???你不知道埃米爾???」


他發出訝異的聲音,臉上掛著驚恐的表情,用盡所有方式表達他被震撼到了!他的訝異翻成白話就是…怎麼可能有人不知道埃米爾!?

車內陷入了一陣沉默,我馬上打開手機查詢「埃米爾 撒馬爾罕」。

搜尋結果一跳出來,我的疑問瞬間得到解答,原來,埃米爾是指國王的意思,然而,沉睡在此的埃米爾來頭可不小,乃是征服者帖木兒(Timur)!他建立了鼎鼎大名的帖木兒帝國,最強盛時期的版圖以中亞為中心,東方佔有部分中國及印度,西方則遠達土耳其及敘利亞,為中亞霸權的奠基者



帖木兒自詡為成吉思汗的後代,為了盡早恢復蒙古帝國的榮光,一生到處征戰,親手打下帝國江山,卻在率領大軍進攻明帝國之時,病死於現今哈薩克的訛答剌(Otrar)。

原本,帖木兒的願望是埋葬在他的家鄉—竭石(Kesh,今沙赫里薩布茲Shahrisabz)。可是,運送遺體的半路上卻下起了大雪,回家鄉的道路受阻,最後不得已,只好下葬在撒馬爾罕。



我從旅舍步行到帖木兒之墓,高聳的門扉豎立於前,上頭布滿令人驚豔的幾何圖形,不過,後頭的陵墓建築才是主建築,頂著烏國著名的藍綠色穹頂,第一次見到為之驚艷,不知為何,那穹頂有一種吸引力,讓我心情悸動,嘗試用好幾個不同角度拍攝,還沒進去本體就殺了不少快門。 




不過,我沒料到的是…真正的重頭戲在建築內。

我抱著敬畏的心情,走入征服者帖木兒的墓室,穿過小小的門扉,裏頭的景象令人不禁失聲讚嘆:「哇~~~~」 




墓室內與外頭走廊相比,天花板瞬間從一層樓上升至4層樓的高度,視野遼闊了起來,令人眼花的幾何設計與精細的磁磚工藝,紋路造型美得不像話,打上燈後,乳白色、金黃色、藍靛色技巧性的點綴著牆面,更顯得墓室的尊爵華貴。



墓室不大,但我硬是待了近半小時,為它的美而讚嘆,不斷發出「哇~~~」的聲音,抬頭看到肩頸痠痛,一度興起躺下來盯著天花板看的念頭,但最後由於恥力不足,沒有實行。



帖木兒之墓流傳著一則,著名的江湖軼事”帖木兒的詛咒”。

相傳,長久以來帖木兒的棺墓沒有人打開過,畢竟是著名的君王,備受當地人尊敬,自然沒有人敢做大不敬的舉動。

直到1941年,蘇聯考古學家想確認,墓裡埋葬的真的是帖木兒,所以打開了棺墓,見到墓主的身高約170公分,右腿傷殘,與歷史上對帖木兒的敘述一致,證明了為其真身。

正當考古學家狂喜之際,卻見棺槨上寫著一段話:「誰打開我的墳墓,將會被比我更可怕的敵人所侵犯。」

二週後,希特勒入侵蘇聯,被視為帖木兒詛咒的應驗。


§比比哈努清真寺 Bibi-Khanym Mosque§



步行到比比卡努清真寺,一下就被巨大拱門震撼到,說是烏國最震撼的也不為過,長寬高都相當驚人。

隱藏在其後的是中庭花園,種了不少花花草草,許多人在樹下乘涼,讓我意識到日正當中的炎熱,躲在樹下休息一會,看著眼前翻修中的清真寺,讀起網路上的景點介紹。 




清真寺以帖木兒最愛的妻子”比比哈努”命名,比比卡努在當時是帝國的第一美女,受到帖木兒的百般寵愛,她要什麼就給什麼,可以說照顧得無微不至。

相傳,當帖木兒征戰到印度時,打了一場大勝仗,準備回撒馬爾罕大肆慶祝,當時,清真寺正建造到一半,比比哈努為了給老公驚喜,催促建築師加快速度,希望在帖木兒回來前,可以順利完成。 




沒想到,比比哈努愈是催促,建築師愈是拖延擺爛,眼見帖木兒回家的日子愈來愈近,她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不解的質問建築師:「為什麼你不快點把清真寺建好?」

「除非你讓我親一口,不然,清真寺不可能如期完成。」建築師笑說。

原來,建築師因為太喜歡比比哈努了,所以故意刁難她,想要藉此一親芳澤,但身為正妹的比比哈努不是省油的燈,畢竟也是情場老手了。


她吩咐婢女拿來三顆漆上不同顏色的蛋,對設計師說:「你看!這三顆蛋雖然顏色外觀不同,但本質上都一樣是蛋啊!女人也一樣,外表雖然不同,但其實都是女人呀!你要多少女人我都送你,何必執著於我?」

沒料到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建築師吩咐僕人取兩個玻璃杯,一杯倒入白酒,一杯倒入白開水,並各飲一口,看著比比哈努說:

「這兩杯,雖然看起來一樣,但其時卻全然不同,白開水喝起來索然無味,但白酒喝起來喝起來濃烈香醇,燃起我的熱情,你就是我的白酒啊!」

比比哈努沉默了一會,回答:「有道理耶…。」

答應讓建築師親一口,沒想到建築師的吻實在太過熱情,留下了親吻的痕跡。帖木兒回國後,發現比比哈努身上的吻痕,勃然大怒之下把建築師殺了。 





§夏伊辛達 Shah-i-Zinda§



Shah-i-Zinda意為”永生之王”,你可能會疑惑「誰是永生之王?」


其實,和穆罕默德的表親Kusam ibn Abbas有關,他在西元七世紀時,將伊斯蘭教帶進中亞地區。

傳說中,他因為信仰的緣故而被斬首,可是,身首異處的他不但沒死,還抱著掉落的頭顱跳進一口深井,並且永遠生活井底的世界。後來,許多皇室成員也埋葬在此,聚集神聖的陵墓群,成為著名的伊斯蘭教朝聖地。



雖然,規模其實沒有很大,但此地的宗教意義非凡,畢竟,有著伊斯蘭教的傳說。

最讓我驚豔的是其雕刻設計,大概是我在中亞之旅中,看過最為精細的一座!看得我眼花撩亂。不知是不是永生之王在此的原因,穿梭在陵墓群中,我不僅不覺得害怕,反而覺得神聖氛圍更上一階。 









§雷吉斯坦廣場 Registan§



「沒見過雷吉斯坦廣場,別說來過撒馬爾罕。 」

雷吉斯坦意為”多沙之地”,從前可汗經常在此集結軍隊、宣達政令,也是舉辦重大祭典的不二選擇,可以說是撒馬爾罕,甚至中亞最代表性的景點。 






由廣場與三座美麗的伊斯蘭學院組成,除了牆上的幻想生物”獅虎”外,還有鋪滿黃金的穹頂內側,再次被閃耀到說不出話來,比帖木兒之墓更加奢華,不只白天壯麗,夜晚也是魅力十足。


運氣好的話,或許,可以看到燈光秀喔!? 








在撒馬爾罕的三天,我造訪雷吉斯坦廣場三次,每個時段有著不同的美,都是不一樣的感動,難以想像,如何從純粹的沙地,變成如此震撼的廣場。



撒馬爾罕有著古絲路頂尖的伊斯蘭建築,絕對值得一訪,更是絲路之旅不可錯過的一環。


不過,話說回來,不管是陵墓、清真寺、神學院都長得有點像,不知道幾年後拿出照片來看,還能不能認出確切地點?XD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☆ 更多 中亞  相關文章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