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亞美尼亞】諾拉凡克修道院的老伯伯


【諾拉凡克修道院的老伯伯】

來到亞美尼亞,就是要造訪滿山遍野的修道院,由於交友不慎,一個中國室友洗腦我說,這麼多修道院中,最美的是塔德夫修道院(Tatev Monastery),位於亞美尼亞南部,還秀了照片給我看,看得我的攝影魂熊熊燃燒。



由於去塔德夫修道院的路程非常遙遠,若是坐巴士需要兩天一夜,但我們時間又不太夠,希望一天可以來回,所以便包了台車,三個人一起分攤費用。

包車一日遊的行程:

霍爾維拉普修道院(Khor Virap) > 阿雷尼酒莊(Areni) > 諾拉凡克修道院(Noravank) > 塔德夫修道院(Tatev)

結果,由於暴風雪的關係,前往塔德夫的道路被封起來,開到10公里遠的地方,就沒有辦法再前進了。雖然沒有去成塔德夫,但其他的景點其實也相當的不錯,尤其諾拉凡克修道院的經驗,最令人印象深刻。

諾拉凡克修道院隱身於阿雷尼酒莊附近的峽谷中,四週被紅色的懸崖給包圍,紅色的石頭讓我想起秘魯的彩虹山,估計也是富含鐵質的關係,上頭還點綴著的分布不均勻的白雪,美得有不真實,像是上天一筆一畫,描繪出來的山水畫。


諾拉凡克修道院建於西元13世紀,有兩棟一大一小的教堂

前者的大教堂有兩層樓,有趣的是上二樓居然沒有室內樓梯,必須從室外的超窄樓梯走上去,窄到什麼程度呢,兩隻登山鞋站好併攏後,剩餘的寬度不到5公分,幸好旁邊有鐵鍊可以啦,多多少少起到安心的作用,只是由於還是怕怕的關係,上下樓梯的姿勢十分可笑,可笑的朋友拿起手機,邊錄影邊笑(交友不慎)。
後來才知道,這教堂曾經毀壞過,是90年代才修復重建的。 






(Credit: Jermakov - Strzygowski, Josef )

後者的小教堂,則是王子歐貝里恩家族(Orbelion)的墓地,踏進去一看,是古老的石頭建築,地上一塊一塊的墓碑,彷彿置身於古墓奇兵的場景。 




不過,諾拉凡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,果然還是紀念品店的老伯伯。

「你們從哪裡來?」老伯伯詢問。

「台灣。」

「喔~我知道台灣。」

「不是泰國喔!是Taiwan。」因為有過被許多亞美尼亞人誤會的經驗

「我知道啦,你們是個小島,還跟中國有些問題,對吧?」

哇!遇到一位飽讀詩書的老伯伯,老伯伯一邊聊天,我的夥伴也很爭氣地用力地買紀念品,可能買夠多了,也可能是老伯伯喜歡我們,居然給了我們特別的禮物。

「你們喜歡雕刻嗎?」老伯伯問。

「還滿喜歡的呀~」

只見老伯伯轉身拿了三個小小的陶土製的碑,難不成是要推銷?

「這是我自己做的紀念品,送給你們。」

當場我們整個受寵若驚,不敢相信居然免費送我們禮物,夥伴們急忙想找東西回送給老伯伯,可惜身上並沒有適合的東西。

「可以幫忙在碑後簽名嗎?」夥伴一詢問。

「蛤?」老伯愣了一下。

「因為是你的作品,我們希望你可以在上面簽個名,留個紀念。」

「喔!好喔~」老伯伯拿出筆一個一個的簽名。


全部簽完後,我再次提出一個私心要求。

「可以麻煩你拿著你的作品,讓我拍個照嗎?」

「一個人拍多無聊呀!一起拍照吧!」

喀擦!拍下了老伯伯和兩位夥伴,拿著陶土製碑的合照,本人則因為攝影師宿命的緣故,沒有在照片裡頭。



與老伯伯的邂逅仍然歷歷在目,讓我們的亞美尼亞之旅,添上了與陌生人的美好邂逅,這些意外插曲與人事物,都使我們更加喜歡上鮮為人知的亞美尼亞。

☆ 更多 亞美尼亞 文章

→ 【亞美尼亞】亂入亞美尼亞的婚禮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