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坦尚尼亞】坦尚鐵路見聞之 頂上功夫與純真微笑 (非洲、東非)

【坦尚尼亞】坦尚鐵路見聞之 頂上功夫與微笑

從坦尚尼亞的三蘭港到尚比亞的卡皮里姆波西(Kapiri Mposhi),距離1863公里,需要在火車上生活三天兩夜,雖然火車有不同的艙等選擇,但只要身為外國人,唯一選擇只有臥鋪。


幸好有來自同國家的室友陪伴,與非洲獨特的野外景致和鄉村生活,數天的火車之旅不至於無聊。

火車離開了三蘭港,大多時間都行經鳥無人煙,被草木給占領的未開發地帶,偶爾會行經或停靠一些村落,鄉村景色和村民的生活總是使我興味盎然。首先,我發現幾乎每一位非洲女性,都內建頭頂重物的技巧。



有人可能會問;「許多人都可以吧,有什麼特別的?」

嘿,靜止不動可能不難,但行走於不平坦的地面,還不用手扶著就不容易了吧!?非洲女性可以頭頂著裝滿飲料瓶的臉盆,或裝著食物水果的大圓盤,泰若自然地走著,還可以走到三公尺高的車窗旁兜售。伸出右手取出商品往上一遞,再收錢找錢,彷彿已和頭上頂著的東西融為一體。讓我不得不為其讚嘆,見識到何謂完美的平衡。


但說到火車旅途中,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頂上功夫,而是那些追著火車的當地孩童。

村落的孩子們由於好奇心的促使,好奇地接近火車,有些小心地步步接近,有些奔跑追逐著,他們都有個共通點,睜得大大的雙眼,流露閃爍的光芒。

數百公尺長的火車巨龍,在他們純真的腦袋裡,是目標,也是夢想,反覆地想像搭乘的趣味。看著孩子們對火車的熱情,想必在深夜熟睡的夢中,他們意氣風發地坐在火車頭,帶著滿滿的笑容逆風而行吧。



不知停靠了多少個村莊,如同前幾次,老遠就許多孩子飛奔而來,在眾多的孩子當中,一位特別年幼的男童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我會特別關注他,或許因為笑容特別純真,或許特別年幼使他鶴立雞群,或許因為他笑口常開。心中有股躁動與靈感,促使我提起相機,想拍下他小心翼翼走在鐵軌上的畫面。

他注意到我的鏡頭,隨即停下腳步,轉過身面對我,同時用小小的雙掌,遮住圓滾滾的雙眼,我在快門鍵上的食指凍結了,

「他是不是不喜歡拍照?」不禁心想。

猶豫之際,卻發現這幅畫面另有玄機,雖然男童雙手遮住雙眼,但當我目光往下移動,不自覺地露出了會心的一笑,上彎嘴角與鮮白牙齒出賣了他。


剎那間,我理解到他的遮掩,其實只是羞赧,並非不願意意思。我的食指不再猶豫,果斷地按下快門,用鏡頭抓住那深深吸引我的純真笑容。

每次翻到這張照片,看著他的笑容,我都會情不自禁一同微笑,卻又思考著,為何隨著年紀的增長,人們會漸漸忘卻,如何笑得如此單純如此純真?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