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浪跡思維】泡菜壞女孩



其實,文章早已完成一陣子,但因為種種原因,拖到今天才發布。


這是在摩洛哥的菲斯古城,遇到一位獨自旅行的韓國女孩的故事。

那天,初次到訪菲斯,花了一番功夫終於找到旅舍,坐在大廳,等待旅舍老闆的登記入住,這時敲門聲傳來,一位女生走進來,詢問今晚有沒有床位?身高一米五五體型中等,臉上有三、四個穿洞銀飾,衣著從上到下一身黑,外套愛迪達褲子耐吉,一副運動風模樣,看上去像是大學生,眼神卻透露出堅韌的意志,感覺不是菜鳥背包客,尤其沒有預約就走進來,通常都是有些經驗的旅人才做的事。

我們被分配到同一間通鋪,兩個床架四張床,我們各佔據了兩個下鋪,老闆說今天房間全滿,晚點還會有兩位室友,房間看起來比蕭安的大,我的床旁邊還有插座,使我心情格外的開心,在蕭安住的旅舍,房間真的太小了,會有點壓迫感,現在就升級的感覺。

整理行李的時候,我和她漸漸地聊了起來。她叫做米露(我心中想著美露),韓國的大學生,正在進行休學旅行,目前是第三個月,已經走過葡萄牙和西班牙,之後輾轉來到摩洛哥,從卡薩布蘭卡往東至沙漠,再一路往北玩。第一眼看見她時,我就在想說她是不是韓國人,不過因為韓國人穿鼻洞+唇洞+耳骨圈的不多,所以一直不太確定,從此我一直戲稱她為泡菜壞女孩,也告訴她我是外星人。

在菲斯的兩天,我們結伴探索菲斯,壞女孩很健談,很多時候是靜靜地聽她述說,但也聊了許多旅行的五四三,提到了悲慘的遭遇。她在泰國被偷過東西,坐火車時因為漫長的旅程睡著,一醒來身上值錢的東西被偷了,總價值約六百美金,但很幸運地是鐵路公司居然願意賠償80%的損失,所以損失沒有太嚴重。我和她分享我被偷損失兩千美金的故事,還有夜半被攻擊斷牙的慘劇,都沒有賠償要自己買單,她似乎開始覺得,自己還算滿幸運的。

泡菜壞女孩,其實,一點也不壞,雖然她一天到晚都在講Fxcking Fxcking Fxcking,但我發現那只是種不愉快情緒發洩,和對阿雜事的評價,一種對情緒的直率反應,她擁有自己的一套想法,她思考這人生問題,也對我拋出疑惑。屋頂上乘涼的時光,她問我

「我一直對一件事很掙扎,想聽聽看你的意見。當你在路上遇到乞討者,是否會給他們錢?」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,等候著答案。

當時,我滑著手機,正讀著摩洛哥的旅遊資訊,抬頭看著她,感受到她語調中的真誠與迷惑。我放下手機,花了幾秒鐘轉換思路的軌道,這個問題我其實也思考過很多次,也掙扎過,了解她心中的那種感覺。

「當你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,想必應該有些什麼經驗吧?有時候,我們真的不知道乞討者是否是真的,像台灣以前很多假乞討的新聞,或背後有黑道控制的傳言。這個問題其實沒有是非對錯,但以我的觀點,會先評估一下乞討者,是不是真的需要幫助,再決定是不是要給予幫助,這點需要些經驗與認人的能力。然後,我的幫助偏向給予實質的東西,像是食物之類的,而不是純粹地給予金錢。第一我不知道是真是假,第二拿到錢後,這錢會拿去做必要的消費嗎?畢竟我知道有些乞討者會拿去買酒,非生存必要物,所以我偏向給予實質的食物之類的東西。重申一次,不管你最後的答案為何?這事情沒有絕對的正確或錯誤」

她若有所思了一會,點點頭,

「恩,這似乎是不錯的主意,給予實質幫助而不是金錢,這樣也比較好。」

我看著她豁然開朗的表情,臉上有鼻環、唇環和耳骨圈,又一位女生獨自旅行,容易被傳統社會標籤成叛逆的孩子。但我的眼中,卻是看到眼中有著堅毅的泡菜壞女孩,會對錯過幫助弱勢的機會躊躇與懊惱,帶著對世界的溫柔善良,不斷地修正自己,繼續探索著這猜不透的世界。

世道並非想像中的簡單,人不可能完美,許多問題的答案也是,但我們可以選擇無限接近理想中的自己,成為心目中更好的那個人。

我看過一句話,和我的想法滿類似,提供給各位參考:

「幫助窮人很重要,但終結貧窮更重要,而在這個層面,個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,我們更該思考,如何從問題根本開始解決。」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