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蒙古國‧庫斯古爾湖】與牧民的難忘回憶



一不注意,那些該死的羊群已然翻過了兩個丘陵,放眼望去,不見蹤影,嘆了口氣往他們最後出現的方位走。

這邊的牛與羊似乎對特定的聲音比較有反應,和牧民相處的這幾天,一直在觀察學習他們的畜牧方式,連叫聲也一併模仿,那是種像是狼吼的叫聲,丹田必須吸滿氣,使力用共鳴的方式一起吼出,成功的吼叫聲,可以響徹山谷、回聲反覆穿梭,數秒後才漸漸消卻,若是附近有初次到訪的外國人,不免會被驚嚇到,以為附近有狼群出沒。

一邊走一邊發出不熟練的叫聲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終於趕回蒙古包周圍,遠遠就瞧見紫衣大叔和小哥哥,在包前不知做什麼,似乎準備要離開,看著遠方太陽的位置,時間估計約下午四點,啊...猛然想起今天是週日,小哥哥要回鎮上的學校,畢竟蒙古包所在位置,騎車來回最少也要四個小時,每天通勤很不切實際,游牧人家的小孩一般都寄宿在鎮裡,週五放學回到蒙古包和家人度過週末。

我的蒙古語爛得可以,只懂一些簡單單字;他的英文程度,大概和我的蒙古語差不多,大多時候我們還是靠表情和比手畫腳溝通,經過幾天下來的相處,已有一定的默契,他看見我回來,直沖沖地跑過來,

「Baby。」同時手指來回指著一歲多的嬰兒和我。

馬上了解他的意思,他要回學校了,媽媽又外出辦事,照顧嬰兒的重責大任自然落在我這位牧民新手的身上,我這輩子還沒照顧過這麼小的孩子,其實有點無所適從,但這個節骨眼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。

與小哥哥雖然才相處三天,但氣氛都很愉快,他分享了他的玩具給我,一起趕羊,也一起玩了蒙古摔角,下一次他回來,我已然離開,不由得感到些許惆悵,給予彼此最後的擁抱,笑著揮手說再見,紫衣叔叔載著小哥哥遠離,摩托車的轟隆隆聲漸漸變小,直至消失在地平線,再見了...亦或是永別。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