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摩洛哥‧菲斯】清晨時分,探險菲斯古城



離開菲斯的那天,早上五點多就醒來,再也睡不著覺,身體究竟是怎麼了?這幾天不管幾點睡,早上都五、六點醒來,身體似乎沒真正放鬆下來,開始懷疑,是否是因為房間太密閉,空氣悶了一整晚的關係,昨晚睡前其實打開窗戶,但發覺窗戶居然打不開,研究了幾分鐘,只能承認它是封死的,打開門室友又會亮得睡不著,放棄,近幾年我的鼻子過敏,似乎對新鮮氧氣含量更加敏感,是一種可能性。又或許,我思考太多事情,身體沒有真正放鬆下來,身雖然於旅途,心卻腳踏兩條船,理性上告訴自己,現在在旅行,其他不要想太多,但潛意識可能不這麼想,這...是我最不希望的可能性。

室友的打呼此起彼落,我悄悄地闔上門,踏著螺旋式階梯,往樓頂上爬,渴望著新鮮空氣,一打開門扉,凌晨特有的冷冽、新鮮空氣,撲鼻而來,氧氣猶如燃料,使腦袋開始運轉,差不多該下決定了,今天要多留一晚?去梅克內斯(Meknes)?馬蘇卡(Mazouga)? 拉巴特(Rabat)? 馬拉喀什(Marrakech)? 眾多選項在鬧鐘打擂台賽,尚未分出勝負。菲斯古城還在睡夢中遊蕩,看著它沉睡模樣,想到它甦醒時,忙碌到令我窒息,一種倦怠感油然而生,我想是時候離開了。



回到房間,韓國朋友已經離開去蕭安,這兩天我們一起探索菲斯,還滿開心的,不免得有些感傷。開始打包行李,雖然已經很小心了,塑膠袋還是不免宣告它們的存在,看向兩位熟睡的室友,心中不免感到抱歉,默默地小聲地說對不起。其實我考慮過在房門外打包,但旅舍老闆又會生氣,剛剛才因為走樓梯的聲音,被他嘲諷了一番,說他我這麼早起來做什麼?快點回去睡覺,他昨天看足球看到半夜,只睡了三個多小時,為什麼要吵到他,過程中,想要道歉吵到他睡眠,還不想聽我的道歉,整整凶了五分鐘。在這兩天的交談之中,發覺和老闆磁場不太合,有點凶悍又喜歡嘲諷損人,不好好聽人說話,有點太強悍,聊起天來特別累人。

甩甩頭,嘗試甩出負面情緒,背起背包,走向著名的藍色拱門,紅色顯眼的城內計程車,正在路邊排隊等客人,毫不猶豫坐進第一台車,年邁的司機轉頭問我,要去哪裡?

「我要去馬拉喀什,麻煩載我去火車站,修克藍(Shukraan)。」

※ Shukraan 阿拉伯語:謝謝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