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玻利維亞】死藤水體驗(Ayahuasca)




死藤水(Ayahuasca) – Quecha語中,意思是"死亡與靈魂之藤",亞馬遜地區薩滿教的聖物。

部落靈媒薩滿(巫師)藉由飲用死藤水,提升自身通靈的效果,增加靈性的感受力,借以連接大地之母,也被用於治療病痛,甚至癌症。到了現代,變成觀光產業的一部分,許多歐美背包客對死藤水儀式有相當地憧憬,有些人相信可以因此改變自己的一生。

根據參加過儀式的旅人描述,在儀式中,感受到很多自身平時無法感受到東西,猶如精靈、宇宙、幾何圖形…之類,藥水含有DMT物質,可以在幾個小時內,提升人們的五感,甚至頻率到未曾到達的境界,在說得玄一點,即是靈魂的世界。

我本來是不知道這玩意的,在玻利維亞時遇到G姊,不知為何聊到這東西,講著講著,或許是出於好奇心,就跟著去參加了儀式。

儀式的時間都是晚上到半夜,大家隨著薩滿的指示到各自指定位置,各自提出來參加儀式的動機,與想向大地之母詢問的問題(概念上有點像是台灣的問神明,只是神明答覆的方式有點不同),接著便一個一個上前向薩滿領取死藤水飲用,味道有點像中藥,沒有太難下嚥,但是外國人不習慣,大多發出了….Yuck!的聲音。

隨著薩滿的咒語與歌聲,大約半小時後,有股不尋常的感覺漸漸在我腦中運作,眼中世界出現了些七彩圖型的輪廓,就這樣飄在空中,身體開始不受控,意識卻清晰無比,嘴裡不受控地自問自答,卻知道自己講了些什麼;不自主地作出一些動作,卻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動作,失去了自制力,情感被放大,記憶變成散落的片段,身體冷得像冰一樣,在溫度零下的高原上,更顯得刺骨。

薩滿詠唱著咒語,不自覺得跟個歌頌,不停地念著Ayahuasca,忽然間一陣強烈的嘔吐感浮上來,身體很自然拿起早已準備好的碗盤,吐在其中。


儀式時序到半夜1點,終於告了一段落,大家相互擁抱,一同頂著黑夜,慢慢摸黑地回房睡覺,我的藥效似乎還沒完全退,身體仍然無力,意識還不太清楚,薩滿說,他說我是全場反應最大的人,儀式快結束時,甚至要求再來一杯Ayahuasca。

咦?怎麼沒印象,身體和腦袋實在太累了,聊沒幾句話,即迅速地進入夢鄉。

隔日一早,大家又再次聚集在儀式現場,述說昨晚各自經歷的心靈之旅,其實我不是那麼喜歡那種不受控的感覺,但身體卻感覺意外地輕盈,似乎體內的毒素和不適感皆一掃而空,感覺是一種強力的草藥,嘔吐可能是一種排毒方式,有如中藥的大黄(川軍)有強力的解毒功能,則是透過腹瀉的方式。


有位拉丁女生說他在昨晚儀式中的心靈之旅,本來是掙扎痛苦的,但是我出現在他的身邊,形象是一位古老的智者,引導他,教導他,幫助他找到了問題的解答與陪伴脫離苦痛的幻象,所以很感謝我。


說著說著,大家眼睛都望向我,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,畢竟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!!!大概是靈魂偷偷出竅到處去別人的夢中逛街吧!尷尬歸尷尬,我還是要說點什麼,只好霸氣地說聲"不客氣!",解除現場對我充滿期待的氣氛。

薩滿說過了,Ayahuasca像是領航員,但是我們永遠不知道它會引導我們去哪裡,我是反應最大的,卻沒看到什麼特別的景象;有位美國女生吐了一整晚,回到房間後還在吐;拉丁女生看到很多,也看到了我,似乎收穫滿滿,心靈感到滿足;朋友G姊卻是整晚沒什麼反應,趕到有些許的失落。

你問我還想不想要再體驗一次,雖然我是他人眼中的Old Master,好像很酷,但我不喜歡不受控制的感覺,而且我去的那地方要價頗貴!


我不是很想去一次,若是只收30美金的話,我會再考慮看看。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